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

编辑:衡量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3 21:54:24
编辑 锁定
千金镇位于湖州市东南,南浔区西南,距湖州城25公里,东与善琏镇相邻,南与德清县新市、钟管两镇交界,西和菱湖镇接壤,北和菱湖镇新溪、石淙镇毗邻。镇名由镇人民政府所在地千金而得名,隶属南浔区管辖。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,坐落在千金镇上,经有关部门批准, 于2006年底正式开馆,免费供社会各界参观。展馆共分为千金塔地文化、千金民间家具、古钱币3个展厅。
中文名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
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遗址

编辑
湖州市千金镇,以汉代藩王刘濞谋反前在此私铸铜钱而得名。塔地遗址在千金镇东南约3公里,这里原是一整片桑树地、高土墩,遗址总面积约10余万平方米。千金与桐乡、德清两个良渚重点市县相邻。遗址计划发掘5000平方米,目前已发掘1300平方米,清理了25座墓葬,核心区域发掘估计在2004年8月结束。从现场发掘到的器物看,主要是良渚文化和马桥文化,最早可追溯到6500年前的马家浜文化,还有崧泽文化及更晚的周代印纹陶文化、汉六代的文化堆积,跨度大约3000年,在省内少见。发掘出来的器物相当丰富,有比较完整的良渚文化晚期的陶、石铖、石锛等,陶器中有黑皮陶双鼻壶、盆、尊、豆、罐和夹砂红陶鼎等。马桥文化堆积中,有灰坑、水沟等居址遗迹,出土了印纹陶罐、提梁壶、原始瓷碗、杯、盅、纺轮、网坠等20余件陶器。考古人员推定,该遗址应该由较大规模的居住区、墓葬区等部分组成。
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宝物发掘

编辑
在所有被发掘的宝贝中,一件朱红色彩绘“鸟”图案陶罐和一件有趣的“图腾”黑皮陶格外引人注目。陶罐上两只朱红色“鸟”,头很小尾巴特别大,像传说中的火凤凰,可能是制陶者随意发挥,也可能是一种崇拜。黑皮陶上两个类似甲骨文的刻画纹也可能是当时一种“图腾”。其中两件比较完整的陶鬶,鲜艳的桃红色,三只像口袋一样的大脚,考古队员说,这东西当时是用来温酒的,上面的随意贴纹估计是全国惟一,属山东地区史前文化的陶器,可以说明良渚文化晚期,已与中原地区有了频繁的文化交流。从深层次讲就是当时文化并非中原一枝独秀,已形成满天星格局。
村民老姚家与遗址仅十步距离,说到塔地遗址被发现的整个过程,老姚显得很激动:“以前我们在这里种过很多作物,日积月累下来,田地表面出现了许多土墩。为了便于耕种,我们要求对其进行土地平整。大概在今年年初,镇里调来了几辆推土机,挖掉了土墩,也挖出许多硬物:陶瓷碎片、有花纹的石头等,数量挺多的。当时我们并不在意,把他们扔在一边。今年2月份,专家过来看后说,这可能是一个埋藏了几千年的古代村落遗址!直到这时我们才回过神来,原来我们挖出来的都是国家文物,是宝贝呐!”
大量裸露在外的器皿残片、陶片和灰坑等文化遗迹,引起了当地文物保护部门的关注。今年2月9日,湖州市文物保护部门派出6人考古队,选择两个5米×10米的探方,对遗址进行抢救性试掘,同时对整个塔地遗址进行选点钻探。今年4月9日,5000平方米的大规模抢救性考古塔地遗址的发现让考古专家为之震惊,它到底有什么文化价值?对此,专家的回答是:千金塔地遗址将成为解开良渚文化之谜的关键,让数千年后的人们重新认识那段文明。
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专家鉴定

编辑
据专家介绍,千金塔地遗址最早可以追溯到6500年前的马家浜文化及晚期的周代印文陶文化、汉六代的文化堆积,跨度大约为3000年。太湖流域史前文化最典型的三个时期———马家浜文化、崧泽文化和良渚文化,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痕迹,而且文化堆积也相当非富,范围也很广。而在太湖流域至今仍未找到答案的良渚文化的后续———马桥文化的生存环境、生产方式、社会结构等一系列代表江南青铜文明之谜,也有望在塔地遗址寻根究底。“现在只是开始,我相信随着进一步的发掘,会有更多有价值的文物出土,也让良渚文明之谜,慢慢掀起它神秘的面纱,重现数千年前的文明。”

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相关信息

编辑
“世遗”大会央视连线千金镇塔地遗址
2004年6月12日,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苏州隆重开幕。湖州市千金镇塔地遗址被列入第28届世界遗产大会现场直播的重要内容,塔地遗址成了众人关注的热点。
农民企业家邹建强自办博物馆
农民企业家自办博物馆,并让人们免费参观,这在南浔区千金镇传为佳话。这位名叫邹建强的农民企业家利用自己企业厂房改造的契机,办起了一座面积达600多平方米的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,近5年来已免费接待参观者5000多人次。他也因此成了当地文化界的名人。
  修过电机马达、从事过特种包装行业,现在又是一家纺织厂的老板……在邹建强的履历表上,似乎冒不出一丝文化气。是什么让他爱上了千金塔地文化?“我是千金人,总想为我们千金做点什么。过去是,现在也是,将来还是。”邹建强说。

  2004年6月的一天,在当地发掘出了时间跨度长达3000年的塔地遗址,这引起了众多千金人的围观。挤在人群中,身材清瘦的邹建强头脑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“塔地遗址记录着我们千金人的过去,我只想把这段记忆留在千金,所以我想开一间博物馆,把这些散落在民间的文物搜集保存下来,让后人也知道千金的过去。”在镇宣传文化中心主任沈建民的帮助下,邹建强联系上了市博物馆,向该馆的工作人员了解了私人收藏的相关知识,并开始四处寻觅千金塔地文化的踪影。“当时,纺织厂的生意也挺忙,但一听到哪个村民家中有什么奇形怪状的器皿,我就会放下生意去看个究竟,就怕一些有文化价值的东西丢在猪圈、鸡棚里了。”邹建强告诉记者,如果不想办法把这些文物系统地收藏起来,那么千金塔地文化在村民们的眼中就只是一些“破碗破壶”。
  经有关部门批准,2006年底,邹建强的千金塔地文化博物馆开馆了,免费供社会各界参观。展馆共分为千金塔地文化、千金民间家具、古钱币3个展厅。在市博物馆工作人员的鉴定下,馆内千金塔地文化展厅的展品都配上了说明……建馆以来,这位农民企业家在他的博物馆上已经投入了100多万元。
  邹建强推开了博物馆那扇古色古香的木门,大通柜、独立展柜和大型立式展屏内成列的一件件展品似乎都准备开口说话。“这是镞,是马桥文化时期的。”邹建强收藏这个箭头已经5年多,但每当向参观者介绍它时他总是很兴奋,“这个箭头让人能想象到当时我们祖先打猎的情景……”“如果没有这个博物馆,千金人要看自己祖先留下的东西,还要买车票去外地参观。”邹建强说,“现在,千金人在家门口就可以了解到千金的过去,这是最令我欣慰的事情。”